• 文艺
  • [原创]辛也诗掇

    亮剑  2007-6-9/2019-4-15  235937点  675帖
    推 荐

    ^主亮剑2007/6/9 16:32:25

    [原创]辛也诗掇

    拓荒者

    收拾起
    支离破碎的心
    让不安的灵魂
    再做一次旅行

    连同那血色的青春和无望的爱情

    生命的航程正是希望的起点
    年轻的帆虽早已百孔千疮

    一脚踩着磨难
    一肩扛着梦想

    那双饱经风霜的手啊
    便是唯一的行囊

    不管荆棘布满在求索的路上

    哪怕黑暗总罩在前行的方向

    把那尚未抽芽的泪珠
    当作颗颗饱满的种子
    深深地埋在爱的土壤

    让潇潇春雨去滋润带着创伤的胸膛
    让夏日阳光温暖地抹在沧桑的脸上
    用并不脆弱的神经去开垦黎明和曙光

    只要沙哑的嗓子还能歌唱
    就没有理由 停止拓荒

    等到秋天
    空空的行囊
    一定会填满收获和希望

     

      思想者

    你弯弓的模板
    是勇者从不屈服的光盘
    你低调的影像
    是智者永不妥协的绝唱
    你静坐的旗杆
    是忍者绝不退缩的张扬

    你有琴心剑胆
    你知春暖夏凉
    你有铁血柔肠
    你知寒来暑往

    雪雨风霜
    凿不碎你磐石孵出的意志
    雷鸣电闪
    击不垮你渐次钙化的脊梁

    你用全裸的思想
    洞穿禁锢已久的城墙
    走进世界广场的中央

    你用深邃的瞳孔
    扫瞄着来而复往的走廊
    陡然惊现
    病毒原来长在虚浮的心上

    你用秃顶的灵魂
    笑纳了顶礼膜拜的展览
    你用滚烫的缄默
    打坐出高僧难解的 禅

     

    没有伸进你的耳朵
    和你攀谈   谁能

    破译你的答案
           咀嚼你的思想

    弹剑而歌

    心被一瓣一瓣碾碎
    眼里凝固的是玫瑰 
    褪去的绛红
    磊在枕中的梦
    都还没来得及圆成
    边塞古城墙上
    那遥远的一轮冷月

    把着先驱太阳穴上
    奔腾跳跃的脉搏
    悄然把耳贴近
       天籁之声
    从春秋战国的烽烟里
      走来

    古老 原始的工艺
    重复着一次又一次
    沉重的打击
    咬紧分娩前的阵痛
    经历水与火的洗礼
    呱呱坠地的呐喊
    注定是你不朽的颤音

    你有刚直不阿的秉性
    你有坚韧不拔的意志
    你是光明坦荡的化身
    你是高尚正义的缩影
     
    你横空出世  一体成形
    你张弛有度 刚柔相济
     弹剑而歌  与你共舞
     划破时空 魂萦天际

     不是

    不是所有的话都来得及沉淀
    不是所有的心都来得及贴近
     
    不是所有的距离都是曲线
    不是所有的误区都是深渊
     
    不是所有的文字都是结论的代表
    不是所有的注释都有说明的必要
     
    不是所有的交往都要戴着面具
    不是所有的重逢都要等到秋天
     
    不是所有的印象只停留在起跑
    不是所有的结果都比过程重要

    不是所有的梦想都一定不会实现
    不是所有的开始都注定没有结局

     即使

    即使你是一颗流星
    在我生命的轨迹一划而过
    我也依然 虔诚地
    等待你穿越时刹那光芒


    即使你是一滴露珠
    在我廋弱的枝叶瞬间闪亮
    我也依然 庄重地
    期盼你离别时剔透的目光

    即使你是一朵浪花
    在我奔腾的岁月时隐时现
    我也依然 痴情地
    守候你重逢时顽皮的相拥

    即使你是一道彩虹
    在我单一的影像短暂绚烂
    我也依然 神圣地
    渴望与你的牵手   再铸辉煌

     如果

    如果
    你是月亮
    我就是天空
    让你亲密地依偎在我宽厚的胸上

     

    如果
    你是小鱼
    我就是流水
    让你快乐地漫游在我透明的心里

     

    如果
    你是花朵
    我就是绿叶
    让你娇媚地绽开在我荒凉的额上

     

    如果
    你是风帆
    我就是港湾
    让你舒坦地停泊在我孤单的臂傍

     

    如果
    你是大厦
    我就是基石
    让你安然矗立在我坚实的肩上

     

    如果
    你是飞鸟
    我就是树梢
    不论你是短暂的栖息还是要永久地筑巢
    抑或是继续飞翔 更比天高                 
    始终都有我最专注的目光 最深情的祈祷

    踏青

    满坡的青草
    用绿渲染着整个春季
    定格成
    一帧盎然生机的明信片

    若隐若现
    舞蹈着的蝶影
    欢快地踏着
    自由自在的旋律

    一缕暖暖的阳光
    柔柔地抹在
    一袭白色长裙上
    光着脚丫
    轻轻地吻着这一方碧绿

    偶尔    远处
    树梢上抖落的一声低唱
    也生怕
    惊扰了两颗心交织着的梦靥

     

    也许
    一切将终结在黄昏之后
       梦醒时分
    但 只要驻足在春的深处
    就要把她镌刻成
    一座永久的记忆

    探花

    踩着船工号子
    被舵主
    美丽的神话
    牵引
     
    一道风景
    果然
    竖立在江边
     
    旋即 飞进花芯
    仰望  树连天
    那层层迭迭的紫云
    正是儿时放飞的风筝


    燕江    五月的风
    裁出一纸缤纷
    就这样  一遍遍
    贪婪地吮吸着大师的写意
     
    先期而至 邂逅的新朋
    也在用快门
    记录着不同却相通的心声


    回首 紫色的黄昏
    我们交臂牢牢攥紧肩上那根
    沉甸甸的    纤

     品茗

    一支花伞  走近
    我的视线模糊在
      雨夜
    随手泡  自动
    让心情徐徐 沸腾
    暖流从壶嘴 渗透

    盖碗捂后
    破壳而出的童话
    编织着点点滴滴的梦呓
    用唇品读着杯中的双眸
    浮起的绿意
    使纯粹的心
    在盘里交汇

    披在窗上的雨帘
    也将初始的演义
    融化在浅浅的缸里

     
    夜 随着小伞
    渐次走远 
      余香掬在我的 手心

     驴.磨

    背负着沉重的信仰
    肩驮着巍峨的信念
    拖拽着自以为神圣的使命
    任凭岁月侵蚀着
    渐渐衰垮的身躯
    任凭时光把棱角渐渐地磨平
    纵然
    把原始的激情和膨胀的勇气
    也一起埋藏在周而复始
    日复一日 自己犁出的旋涡里
    依然
    义无反顾地奋勇向前
    虽然
    所有的努力
    只是在原地划了个圈
     
    但别无选择
    因为     你已经选择了
    就一定要为它付出代价
    乃至整个生命

     

    ^674亮剑_22019/4/15 22:41:50

    《一朵花裂变的声音》



    《一朵花裂变的声音》
           
           
     辛 也


    那么多的雨水
    喂养着河流


    瘦小的池塘变得丰满
    蝌蚪的尾巴成了短暂的记忆


    蛙声一片
    唤醒人间四月天


    谷雨即将来临
    夏天也就不远了


    我走过的田埂伸向他方
    我们无法阻挡春天的脚步


    我只能紧紧地握住风
    让所有的叶片都安静下来


    而后,和你一起
    静听一朵花裂变的声音

          
     2019.04.02凌晨6:27分于燕城将军山


    ^673亮剑_22019/4/15 22:35:11

    《在一个小火车站》




    《在一个小火车站》

           
     辛 也


    在一个小火车站
    阳光,闪烁着斑驳的记忆


    岭头,我的家乡
    铃声响起,我的童年随着轰鸣的列车一道出发


    多少人和事都已过去
    而钢轨依旧牵扯着远方


    现在,一列火车正好扑面而来
    我看见了自己在铁路上捡拾煤渣的影子


    青春的脚步随着车轮渐行渐远
    而煤炉里的火花还在跳耀

           
    辛也  2019.03.30 16:42分初稿  31日凌晨3:10分定稿于岭头



    ^672亮剑_22019/4/14 5:10:11

    《或者,和一片云有关》(福建“闽诗有约”同主题征集诗)


    《或者,和一片云有关》

          
     辛 也


    和你就这么擦肩而过
    无非是一片云和另一片云之间


    天空显得拥挤
    我们的交错或许只是短暂的别离


    雷雨或者阳光,其实都在预料之中
    我们不必在乎迟滞的空气


    当年的春天也是这个模样
    阳光柔软,雨水滋润


    现在,我们的想象飞得太远
    不像燕子就在屋檐筑巢


    春分,你飘到哪里
    我的影子也印在哪里

        
      2019.3.20.23:24分于燕城将军山


    ^671亮剑_22019/4/14 5:03:13

    《或者,无关风月》


    《或者,无关风月》
          
     辛 也


    好吧,我姑且躺下
    我家的天花板似乎没有漏洞


    雨,下个不停
    枕边有潮湿的印记


    雷声从遥远的天际滚滚而来
    我不再思念过往的光阴


    今晚,无关风月
    剩下的话题
    只是一个被遗忘已久的秘密


    2019.03.10.凌晨一点零二分于燕城将军山


    ^670亮剑_22019/4/14 4:56:10

    《情人节,或者有莫名的痕迹》


    《情人节,或者有莫名的痕迹》

             
     辛也


    我似乎被重度隔离
    其实真正的威胁并非来自我的肢体


    一声咳嗽,发自内心
    它并不想唤醒周边的宁静


    现在,我被河床覆盖
    一些记忆被封存在遥远的天际


    我不想出声
    我怕我一出声,天空就会有被擦伤的痕迹


    2019.2.14晚19.57分


    ^669亮剑_22019/4/3 20:54:21

    《或者,和大雪无关》



    《或者,和大雪无关》
           
     辛 也


    今天,大雪
    天气凉了下来
    当然,黄花菜早就凉了


    只有一壶老酒是热的
    还有之前的夏天
    只是现在,我无关冷暖


    我所关心的是
    一场大雪
    真的会让一朵梅花提前报春吗


    2018.12.07.23:31于燕城将军山


    ^668亮剑_22019/4/3 20:35:10

    《或者,和小雪无关》



    《或者,和小雪无关》
            
    辛  也


    明天,农历十月十五
    小雪,感恩节
    我翻阅的日历有些僵硬


    今晚,越坐越冷
    光阴把我推向自己的另一面
    我必须温一壶老酒


    而后,把心捂热
    在这个小雪
    即将到来的前夜


    2018.11.21.23:21于燕城将军山


    ^667亮剑_22019/4/3 20:29:53

    《坎》



    《坎》
                
            
    辛 也


    现在,我需要静下来
    就像这池水
    波澜不惊


    不像早年
    以为自己是团火
    可以活得轰轰烈烈


    日子一天一天
    都随着钟摆摇晃过去了
    内心的那道坎也就这么衰老下去

            
    2018.10.28.22:43分于燕城将军山


    ^666亮剑_22019/4/3 20:26:18

    《或者,和中秋无关》



    《或者,和中秋无关》
             
    辛 也


    我总是将每一滴酒
    渗透到身体的各个部位


    我犯有失眠症
    要命的是同时还会恐高


    我不再计较归宿
    我只知道酒精的度数


    我的神经
    比一阵风更加敏感


    现在,我开始觉得凉了
    中秋夜,如此单薄


    我无法把持自己
    当然,更掌控不住阴晴圆缺


    2018.09.29凌晨1:12分于燕城将军山


    ^665亮剑_22019/4/3 20:06:52

    《真相的背面》



    《真相的背面》
           
     辛 也


    昨晚我做了个梦
    我把离我最近的星球推向悬崖
    我承认,我就是那个杀手


    今天醒来,一切照旧
    现在,我不知道要去找谁自首
    我更不知道当初作案的动机


      2018.08.11.24:37稿于燕城将军山8.13晚23:05定稿


    ^664亮剑_22019/4/3 19:47:28

    《飞鱼,有擦伤的痕迹》---在东山诗人刘黄强诗歌分享会上的讲话



          飞鱼,有擦伤的痕迹 

         —— 刘歌《飞鱼》 浅尝

     

                              辛也

     

       实在说在漳州诗歌的泱泱大国里,之前,我认识的见过面的诗人并不多。也就是老皮、康城、道辉、阳子等人。而去年受会长康城之邀,参加了漳州诗协成立五周年庆活动,才更多地接触了吴常青、高羽、沈国、任毅等等一大批优秀的诗人。今年4月23号世界读书日,我和上述的多数诗人在集美学村又一次聚集吟诗对酒。而有一个颇受我关注的身影却始终未出现在我的视线里。他就是漳州东山诗人刘歌,本名刘黄强,70后。这些年,通过网络微信平台和《水仙花诗刊》我陆陆续续、零零星星地阅读过刘歌的一些作品,他诗歌文本的质朴情愫;大气从容的大海情怀;娴熟的诗写技巧和驾驭语言文字的能力,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和极大的关注。 

       这次东山之行,也缘于集美读书活动后,我在漳州,沈国宴请我午餐时的约定。一则美丽的东山我没来过;二则神秘的刘歌我没见过。今天,如愿以偿,两全其美。而《水仙花诗刊》主编吴常青更是不失时机地把握了这个小型的旅行聚会,适时制作了一期容量可观的刘歌作品公众号,以飧读者。由此,常青策划的“刘歌作品小型研讨会”应运而生的同时,更引起东山县作协的重视和关注。 
       
        这期《水仙花诗刊》公号收入刘歌16首诗歌作品,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他的代表作,但,当我前前后后费时近八个小时反反复复通读这些有长有短,写人写景,叙事状物的诗作后,我不得不为这个东山渔民后裔的才情所叹服!无论是《读一朵浪花》《悔过书》,还是《错爱》《接骨木》《飞鱼》等等,都具有耐人寻味的可视可品性。但今天,我们不是来为刘歌唱赞歌,而是专门来东山吃鱼挑刺的。或许,我们没有过多的时间逐一去品评刘歌的作品,我只以个人的经验和认识,和大家一起来挑剔一下排在首位的颇为吸人眼球的长篇力作《飞鱼》。
       《飞鱼》全诗共分12节,计116行。诗人以鱼喻人,将理想信念、命运现实、欲望追求等生命体验和感悟集中投放到一尾飞鱼的化身上。鱼毕竟是鱼,终究逃脱不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悲剧。但,这丝毫不能动摇我这尾“鱼”的抗争,即便“血肉模糊”,我依然想要上升飞翔。人生何尝不是如此,这样的决绝,义无反顾。读之,犹如谛听了一首大海命运交响曲。但,我想指出的是作者在前四节的41行里娴熟地运用浪漫主义的手法,哲辩地揭露人性的脆弱和理想与现实之间碰撞的残酷以及个我理想追求的幻化的憧憬。而从第五节开始到之后的九个章节的75行里,作者笔锋一转,基本采用了纪实白描的叙事写法,大量的铺陈具化了之前鱼的隐喻,使诗歌文本的下半身显得底气不足。作者也说,请“不理会,我语境的变异”。但,我以一个读者的审视,第五节以后语速的急促、语境的变迁、语感的落差、句式的短化和上半部分气息不畅,有明显严重脱节的走向,它好比同是一列火车,前一节是绿皮客运,后一节却是乌龙货车,总有些不和谐的声音。由此,我以为文本本身的设置,已无需修改任何一字的必要,只需在第一节起首处加个1的序号,第五节前加2,与之分为两段式,类似以蒙太奇的手法再现一次我们共同的飞跃乃至破灭。

         2018.07.17于燕城将军山


       

    ^663可可2019/4/3 8:32:51

    喜欢这首《东山,或者和大海有关》

    石头越来越象石头

    风动,石头,我动

    太阳再大,大不过一顶帽子

    ^662亮剑_22019/4/2 23:59:26

    东山,或者和大海有关



    东山,或者和大海有关

            辛  也

    一条路延伸着
    两个相反的远方
    我找不着北,山风怂恿着我
    一路向南


    越靠近大海,山越来越矮
    而石头越来越像石头
    她们集体公开裸露在羞涩的灌木丛中


    在东山,我没有看见山
    在我眼前陈列着的只是连天的海
    她就像黄道周笔下的草书长卷


    海浪涤荡过的沙滩闪耀着细致的光芒
    午后的东山
    太阳再大,大不过一顶帽子


    我们观海我们听涛我们读石
    风动,石动,我动
    一次内心的碰撞,钓鳌台一个缝隙一道别样的风景


            2018.07.25晚21:30分于燕城将军山


    ^661亮剑2018/8/6 22:00:24

    《未言,我的咖啡时光》








    未言,我的咖啡时光

           辛 也

    一场暴雨,阻止不了与一本书的对话
    走进未言,我一言不发

    一杯咖啡,一段安静的时光
    比我更安静的是那些还没翻过的页面

    一个约定,相伴一生
    一些记忆任你咀嚼

    窗外,柳枝阅读着江风
    落入巴溪的雨滴让江水更加辽阔

    一把伞撑开一片天
    一座文字的城堡,堆积着三个女人的童话

    2018.06.12晚21:45分于燕城将军






    ^660亮剑2018/8/4 14:18:43

    原创“中国伞诗歌看图说话集”



    摄影:诗人、雕刻家曾宏
    ●风光,或者无关山色
           
            辛 也

    风起云涌
    惊扰不动一片湖光山色

    我的内心安静
    像山一样淡定像水一样从容

    我打量着人间
    一些人和事,不过是过眼烟云

    我不在乎其它
    我只在乎一片云的想法

    2018.06.06.23:20分于燕城将军山
    作者简介: 辛也, 本名姜元华,男,福建永安人,六十年代中期生。系福建省作协会员、三明市作协会员、永安市作协常务理事兼诗歌创研部主任、《永安文艺》诗歌编辑、三明诗群成员、中国伞诗歌文艺群群主;三明市书协会员、永安市书美协会员。有诗歌入选《2010—2011福建优秀诗歌选》、2017《福建诗歌精选》,著有诗集《半梦半醒》一部。



    我的心里有天也有湖
           唯一

    我所期待的美好
    就像流云从天而降
    群山坐怀不乱

    我向往这片天空
    而比这满天云烟更令人神往的
    是你的辽阔


    我渴望
    向着无尽的苍穹自由飞越
    我在水中看见了自己

    现在
    我只想是一尾鱼
    静静地穿梭在你无边的湖泊

        2018.06.07
    作者简介:

    林维珠,女,70后,笔名唯一,居于山城永安,就职于某企业。从小喜欢用文字表达一切简单而美好的事物。有诗歌散见于网络媒体。



           朱超源

    一夜没睡好吧
    瞧你
    蓬松成啥样

    碎断了思绪
    搅散
    一团心事
    似醉非醉

    泛着微波
    模糊了镜子
    其实
    不让你看到憔悴

    多想
    倚着青山
    枕着你的名字
    就这样
    沉沉入睡
    个人简介:
    朱超源,男,漳州市诗歌协会会员,市作家协会理事、平和县作家协会秘书长,县林语堂研究会常务理事,有诗歌、散文作品散见于《闽南日报》《闽南风》《福州日报》《福州晚报》《厦门日报》《莆田晚报》《三明日报》《0596诗刊》等报刊和网络平台。




     
                心香物语

    除了山和云海
    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心中有佛
    看山不是山
    看云不是云
    山即是佛
    佛即是山


    把人世的贪恋清空
    剩下的都是
    清凉世界

    2018.6.6
    作者简介:心香物语 本名罗美茹,三明明溪人,三明诗群成员,供职于某校,有诗歌作品散见于报刊网络。



    我用一支笔描绘时光
             枝子

    给我一支笔,
    我要用它描绘云海。
    笔尖指向天边的排浪,
    荣辱不惧醉看风卷云舒。

    给我一支笔,
    我要用它描绘山峦。
    用双足攀爬高山峰峦,
    用经历完善心路历程。

    给我一支笔,
    我要用它描绘碧水。
    看碧水环抱穹苍,
    看鱼儿空中翱翔。

    现在我要用它描绘时光,
    时光是一条湍急的河流。
    刚刚看见的一个事物,
    它就被带走了。
    替代它的另一个也将被带走。
    作者简介:枝子,本名赖清淡笔名枝子。出生于六十年代,福建省永安市人。 三明诗群成员之一,喜欢诗和散文,作品散见报纸、杂志和微刊。


    ^659亮剑2018/8/2 14:26:59

    问好紫燕单飞,多谢肯定!

    问题是,都是一样食人间烟火的凡夫俗子!

    ^658紫燕单飞2018/8/2 11:55:16

    诗人都有一种不一样的气质 [微笑] 

    ^657亮剑2018/7/31 14:40:54

    中国伞诗歌接力组合之九:《一棵树,守望着四季》



    《一棵树,守望着四季》

         文/中国伞诗歌接力组合

    一棵树站在夏天,守望着四季
    望眼欲穿的是一池秋水吗

    晚风摇动着叶片
    我听到了一棵树的心声

    来干一杯,敬这个夏天
    敬所有黑夜里孤独的树吧

    一棵树在半个夏天里沉默
    想念横窜枝叶的缝隙

    他在夜里看着另一棵树的方向
    到底要遮蔽谁

    月亮露出羞涩的脸
    遇见一双含着泪的眸子

    有人被月光拨开
    一同落进水里

    2018.06.03夜22:00~24:00中国伞诗歌群集体接龙



    一棵树站在夏天,守望着四季
    望眼欲穿的是一池秋水吗
      
            辛 也(三明永安)
    作者简介: 辛也, 本名姜元华,男,福建永安人,六十年代中期生。系福建省作协会员、三明市作协会员、永安市作协常务理事兼诗歌创研部主任、《永安文艺》诗歌编辑、三明诗群成员、中国伞诗歌文艺群群主;三明市书协会员、永安市书美协会员。有诗歌入选《2010—2011福建优秀诗歌选》、2017《福建诗歌精选》,著有诗集《半梦半醒》一部。


    晚风摇动着叶片
    我听到了一棵树的心声

            唯 一(三明永安)
    作者简介:林维珠,女,70后,笔名唯一,居于山城永安,就职于某企业。从小喜欢用文字表达一切简单而美好的事物。有诗歌散见于网络媒体。



    来干一杯,敬这个夏天
    敬所有黑夜里孤独的树吧

            采耳 (江西南昌)
    作者简介:采耳,男,七十年代生,南方诗歌写作者



    一棵树在半个夏天里沉默
    想念横窜枝叶的缝隙
                  
               月影(福建南平)
    作者简介:月影纱秋,女,70后,福建南平光泽人,学前教育专科,文学诗歌爱好者,伞诗歌文艺群成员。


    他在夜里看着另一棵树的方向
    到底要遮蔽谁
            
           西晃(漳州市区)
    作者简介:黄须晃 ,号颙斋、尺璧楼,笔名西晃。文学爱好者。


    月亮露出羞涩的脸
    遇见一双含着泪的眸子

          悦宁(三明永安)
    作者简介:悦宁,本名朱昌颜,永安市作协会员。喜欢用心灵和文字捕捉并传递生活中的美,相信幸福源于内心的愉悦宁静。



    有人被月光拨开
    一同落进水里

      雪蝴蝶(黑龙江佳木斯)
    作者简介:雪蝴蝶,女,黑龙江佳木斯人,喜欢诗歌

    ^656亮剑2018/7/26 23:17:33

    幸福树



    《幸福树》
         辛 也

    气温持续升高
    我把这株盆栽
    从阳台转移到客厅

    或许,阳光照不到的角落
    暗藏着比树叶更加光鲜的幸福



             2018.05.26.夜23:42分燕城将军山

    ^655亮剑2018/7/26 23:09:52

    蓆营湖印象



        昨天,永安书画家黄见钟、诗人辛也应连城冠豸山文学艺术院院长谢建国(网名国歌)之邀,参加了连城县文亨镇党委、政府和冠豸山文学艺术院主办,连城县作协协办的为期两天的文艺家“走进蓆湖营”采风活动。活动从19日上午开始至20日下午结束。著名作家傅翔(连城朋口人)、冠豸山文学艺术院国歌等近20名文艺家冒着高温烈日,穿行在方圆几公里的“蓆湖营”生态度假旅游区,沐浴着那里原生态的自然风光和各个村落的人文历史熏染。
          比及见钟和我到达文亨镇鲤江村和连城作家们汇合时,他们已完成了第一议程“登高望远”下山归来。在江滨庙,我一眼便认出神交已久的傅翔兄,他的低调谦逊和儒雅风范 给我很深的印象。而后,我们全体走南洋观鼋鱼坝之后,辗转于田头、湖峰、南阳、蒋坊之间:或土堡或古民居;或新村或乡村公园;或明清商贸集散地;或千年猴子树;或红军居所几十幅的标语;或朱总司令演讲地;或鸬鹚溪流;或丹霞林海,伴随着夕阳西下。
            而今天5.20兴许是巧合,主办方安排的是观光石岩湖和情人谷瀑布、山涧。更为奇异的是主办者带了15套崭新的救生服,由于昨天几人中暑,正好到位15人,真是机缘巧合。坐在铁皮船上游览石岩湖,清风徐来,水波不兴,徜徉于青山绿水间游哉悠哉,令人心旷神怡。靠岸后,看到源头小小的山涧流水,居然可汇聚偌大的湖泊,真要佩服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顺着山涧逆流而上,可谓无处不养眼,四下皆风光。虽说山涧陡峭险峻难行,大家全然忘我,兴致高涨,一直登顶到一株上百年的参天大树前,在诗人华俊锋的洞箫余音缭绕的声响中,方寻归途。
          中午,见钟和我饭后稍事休息,提前作别连城作家打道回府。连城一衣带水,我们来了。这块一马平川富饶的土地,更有勤劳善良的人民。相信我们还会走进,更多的人都会走进!
           辛 也 2018.5.20晚22:50分于燕城将军山






    蓆湖营印象

    蓆湖营,现在我知道你
    安扎在连城的文亨
    我无意幻想与此无关的地理


    只是这里真有湖,它叫石岩湖
    一马平川的土地是祖辈编织的蓆
    孕育出的个性坚硬无比

    我们坐着铁皮船,悠悠荡行
    一只白鹭掠过
    整个天下只剩青山绿水

    一些鱼,他们逃离
    在沙滩晾晒世人难以企及的风景
    我们不必感伤,我们应该靠近

    比如方圆几里
    还有古树古居古人
    当然,还有一些你有所不知的传说

           辛 也2018.05.22.午夜0:04分于燕城将军山

    2019 福建·永安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