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爱
  • 吉岭,鹰厦线上的吉祥天使

    森林之子  2021-1-22/2021-1-23  54531点  2帖
    推 荐

    ^主森林之子2021/1/22 20:41:42

    吉岭,鹰厦线上的吉祥天使




    吉岭,一座深藏在万山丛中秀美的小村庄,隶属福建省永安市西洋镇所辖,村庄四周绿意撩人,碧水清流。地势所致,又分上吉岭和下吉岭,上吉为姜姓,下吉为杨姓。为祈福吉岭吉祥平安,免遭山洪袭击,在上吉与下吉之间涧水飞奔的半山腰处,先人建座风水廊桥以镇山洪。山中有丘壑,眉目作山河,上下吉互为依托,宛若一对明亮的眼睛镶嵌在戴云山中,仰望着银河星汉,仰望着碧空如洗的蓝天。高空俯视吉岭村口,蜿蜒小溪活脱龙首口角流涎,铁路桥下的两个桥墩恰似龙嘴的两个龙牙,拱卫着吉岭风调雨顺,拱卫着鹰厦铁路安全万里。极目远眺,戴云山脉像条长长的绿色的巨龙横卧在天地之间,山风吹来,低声咆哮。如火的夕阳下,巨龙的躯体金光闪烁,照耀着出村必经之路的村道,一座呈半圆形弯道的铁路桥下穿过,而这座铁路桥往岭头方向前行仅仅八百米就是鹰厦线著名的也是全国最高的千分之二十二的坡度点。




    如果把永安比作是中国版图,那么橫亘在西洋岭头间的戴云山脉无异于就是青藏高原。


    每一个鹰厦线上的“摆渡人”对西洋岭头都有着刻骨铭心的回忆。不辜负路上的每一处风景,不辜负每次相遇的每次感动,就是对自己和她人最好的犒赏。


    八十年代以前烧煤的蒸汽火车在戴云山中转了一圈又一圈,回头一看,依然是云深不知处,就在此山中。行驶途中,夜里抬头星星月亮触手可及,低头俯视万家灯火若隐若现,白天行车,天空中的老鹰与喘着粗气的钢铁长龙一起在空中盘旋。


    西洋至岭头间整体路段基本都在千分之15至千分之19之间。局部路段达到千分之二十至二十二。得益于座落在云雾山中吉岭村庄冥冥之中的护佑平安,得益于西洋仙峰岭的仙人指路和福庄村的福荫庇护,得益于从小就受过戴云山水的熏陶和受惠于在全国为数不多的北流之河沙溪碧水的洗礼,在多年的行车生涯中,在最高坡段西洋至打虎坑间吉岭路段犹如佛光护体,从未发生过半道坡停事故。





















    或许是上天之作天公安排,吉岭村口的那段鹰厦铁路线,恰恰有一段长达720米的千分之十点八的缓坡,诡异的是一过半圆形的铁路弯道桥即进吉岭村必进之路的桥洞,坡度立马翻倍飙升到千分之二十一点三。正是这段720米寸土寸金般的缓坡给了正在艰难爬坡驾驭列车的行车人注入了无穷的动力,一前一后的两个火车头仿佛激烈战斗中的战士听到了冲锋的号令,发起了雷鸣般的怒吼,以排山倒海横扫千军万马之势,一鼓作气冲过千分之二十二的雄关险隘后进入打虎坑站,此时高空鸟瞰西洋全镇,顿有一种敢上九天揽月,敢下五洋捉鳖的豪迈情怀溢满全身。














    八四年前受地势和科技力量的制约,打虎坑站是仅有两条到发股道的火车站,为了最大限度扩大使用到发线的效能,车站值班室神似建在悬崖峭壁上的深山古刹,即现在的西洋煤台这侧。长期超负荷的运作仍然无法满足最低的最基本的行车畅通,打虎坑站成了鹰厦线最卡脖子的路段,迫于巨大的交通压力,八四年大约在冬季,铁道部斥巨资不惜一切代价硬生生移走了半座山,新建增加了一条股道,同时为了安全上的万无一失,将车站值班室整体改建搬迁背靠依附吉岭山体,从而极大的改善了行车通畅,也极大的改善了车站职工家属生活用水和日常起居,由衷感叹吉岭是鹰厦线上的吉祥天使,是鹰厦线上最尽职的拱卫者。



    九十年代前,进出吉岭村是最原始的山路,从铁路桥上,从车窗往下看,那村道,那深陷泥泞的辙印,那挑着山货踽踽独行走在盘旋山道上的村民,与那雨后挂在天边绚丽的彩虹,还有那田野里欢快觅食的鸟群,定格成吉岭,定格成福建山脉,定格成鹰厦线上最美的难以复制的风景。


    吉岭,你的身影永远清晰地刻印在我的记忆深处。


    一朝如梦终不醒,一代经典鹰厦线,熟悉她的都在慢慢的老去……



    注释:千分之二十二,即一千米长的铁路线垂直抬升了22米。按照当时的国际标准,铁路的高度差每升高一米,就必须配合100米的坡道,受福建山脉险峻的制约,实际是无法迎合和生搬硬套国际标准。

























    ^1aska2021/1/23 12:25:33

    有听说这段铁路有类似刹车失灵缓冲区

    一直没有找到具体位置




    公路刹车失灵缓冲区




    以下是明溪往清流的刹车失灵缓冲区





    我所知道的永安唯一的刹车失灵缓冲区刚建好没多久

    在安砂往清流方向青村



    2021 福建·永安论坛